我那似乎永远都做不到第八集的节目

12月12日凌晨一点,我终于历尽千万辛苦把最后一期《大事来了》,跟牛皮癣一样贴满了优酷腾讯哔哩哔哩和AcFUN,还有今日头条和网易自媒体频道。最后一期制作的时候只有少数人知道,仅有的粉丝们并不清楚。我似乎心里还有点小期待,如果突然说不做了,会是什么反应。结果?没啥反应……

陈传锴微信问我咋回事,节目里能说的已经说了一部分了,其他的部分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,我说我写个博客来说吧。

对了,我从心底里并不记恨或者怎么埋怨任何人和团体,这是事先的声明。

开始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公司抽什么风,十一放假之前,上司突然找我谈心,路上我一直在反思最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……真相是说公司想做一档脱口秀节目,鄙人不才,曾经做过,所以钦定我来弄。我一脸错愕,不知道公司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,不过想到时隔三年能再做节目,心里倒还算是开心,只是我知道做节目这玩意是真心不好玩。太苦了。没法推脱,艰难的接下来了,正好手里的项目做的也比较纠结,换个方向,感兴趣的方向也算是不错吧。又到了年底了,万一做好了,来个十个月的年薪呢?咳咳……不重要

不过其实在一家不是做内容的公司做这个是比较难的,因为公司的整个重心就不是搞这个的,周围也不知道谁有编剧或者吐槽的段子可提供,自己一个人就跟个苦行僧一样,又当爹又当妈。而且节目的终极核心是要为宣传服务,然后我就不懂了,要是宣传就好好宣传嘛,虽然初衷是好的,但是是绕了一个超大的弯,去达到一个目的,你都不如直接去目的不就好了吗。非这么费劲。

十一放假时间我就在琢磨这事儿,主要是节目形式方面的东西,关键是上层的指示比较模糊,没有太具体的东西。不过我能力有限,想来想去,也就只能跟扯淡秀差不多的风格了。节目的环节大概就是一条或者多条重大新闻的专项时间+歌曲或者恶搞短片穿插或者单独环节+参考了《恶毒梁欢秀》的一句话毁新闻时间,或者说类似于《暴走大事件的》王尼玛带你看速报环节。这个名字的问题,并不是有意抄袭梁欢的节目,只是我真的想了很久,实在是想不出一个不一样的名字。

十一放假回来,我就开始第一期的撰稿。但是喜剧这个东西吧,就很难说,我实在是觉得每一期都特别没意思,但是没办法,时间要求必须尽快上线。第一周完成稿子之后,咋拍就成了问题。

公司是有视频团队的,本意也是找他们来拍摄后期制作。但是吧,各方对于这玩意的兴趣都不太大,具体我也不想细说了,说了都得罪人。好,没人配合我自己想办法行吧?我™还就不信没了你们这节目做不了了。于是我连忙找到正在一家内容创业公司的好友振兴,他那有演播室、摄像机等全套的设备,而且他也略懂特效和剪辑。多专业算不上,至少比扯淡秀那时候我自己用iPad拍摄、会声会影后期还是好多了……我还算是执行力超强的人,真的是想做节目这个强大的使命感往前推动所有的事情,每天很兴奋,跟打鸡血一样(不过事实证明这东西不能打他太多)。

好,硬件的问题解决了,接下来是软件。挑选素材是最痛苦的,自己制作不会也来不及。同事帮忙制作也是改模板,但是送上来备选的内容,不知道的以为是动画城开始了……片头、转场音乐、片尾音乐等等,都需要,在Audiojungle的网站苦苦搜索,终于选出了几个还算满意的,两天的时间也算是啃下来了这个难题。

最后还要确定的是制作周期,因为要求是周播,最初是说每周五播出。但是我掐指一算,觉得心里没底,所以我也要求前几期节目不准严格要求上线时间,我们需要跑下整个流程,再决定。又因为头套还没做好,决定先跑流程,跟美剧一样,也先来个试播集吧,所以我在没有戴头套的情况下录制了一期,倒是发现看着提词器真心很不好,本来就有点嘴歪,再加上眼斜,这真是没法看了。

遇阻

第一期节目上线了,同事们也是赞不绝口啊。但是我很冷静,一般来说熟人的夸赞我都会选择性的无视,因为他们肯定不会说这东西做的真烂啊。当然不是说同事们虚伪,只是觉得有这么一层关系,我就会觉得这个反馈是不真实的。我更愿意听到普通网友甚至是压根就没看过我节目的人的反应。这会比较真实。不过就是现在喷子太多……

接着就该推广了呗。但是有很不巧,跟第二天公司的一个项目撞车,所有的资源位都已经给了那个项目了,嗯,我又成了可有可无的。我很不满,直接在微信怼了上司。我是真他妈的觉得,我受够了,从节目初期开始我就没怎么用过公司的资源,我自己想办法拍我自己想办法做,结果到了宣传终于我管不了的事情,还来了这么一出。我该怎么想?领导也有点莫名其妙,事实上刚才说的各种不配合我压根没有跟领导报告,只是说某某同事都很忙,我自己找我朋友或者我自己来消化解决,不麻烦他了。结果,我给所有人都留着面子,我自己承受压力,到头来,我还是被坑的。我™的受不了了。领导倒是连忙安慰我,就这一次,过了这茬,就给你推。

也许是爱哭的孩子有奶吃吧,终于有了推广位,但是也只能说负责的同事只是走肾,完成工作而已。4000的播放,连个顶踩都有,后台的数据分析,大多数人观看的完成度也不高,很有可能是看了一眼就关了。

不过第一期吗,慢慢来吧,我真是这么想的。不过这也就是唯一一次推广了……

第二周周一,拉了一个领导外加一个同事,延续第一周的风格,开了一个选题会,不过这时候就有点选题困难了,大事总是不够用的。但是好歹还是筛选出来了几个。并且初步确定了周一周二周三上午下午写稿,傍晚去录制,周四周五朋友那边粗剪后期特效,我这边准备素材,周六周日我这边后期制作加字幕上传的制作节奏。

正当我周三去录制的路上,又出人命了,还在地铁上呢,又被通知高层领导觉得这东西要改,必须改成以产品功能点为主的脱口秀节目。我气得当时真相摔手机,我只能说,那您另请高人,我能力有限做不了。周四一天有点心不在焉,突然没了节目做,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感觉。傍晚三大领导齐约我开会。中心思想是维稳,不相配合的说不是那个意思,有很多的误会,配合不力的同事会去说的(现在说这些不觉得太晚了吗?有点硬装好人?)。然后让我选到底要做什么。

两个方向,一个是最后大家看到的《大事来了》,还有一个要以产品点为主的脱口秀节目。我实在是不知道后面这一种该怎么做,如果产品点的视频节目像是普通新闻节目或者《走进科学》啊《今日说法》这种叙事类的节目是没问题的。但是搞笑跟着挨不上边啊,美女网购中毒了,怎么调侃,啊哈哈哈这个美女中毒了?开心个P啊,感觉比《大事来了》都会更无聊。最终结果是还是做大事来了。

以为没问题了吧,可以好好做节目了吧。嗯,还没完,专门做一档节目不行,又试图说服我专门做一个小版块来为产品活动做广告。这简直比单独为产品功能点做一个节目还过分。我不能再妥协了,做就做不做就不做,别他妈的那么多的事儿。你们要是不满意,另找人来,我可以提供必要的帮助和协助,成为编剧之一也可以。三周时间过去了,公司提供了什么帮助啊,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要求。姑且不说公司之前的内容项目也只是插了广告进去,主角念了念台词而已,怎么到了我这就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,节目过程跑通了吗?该准备的固定推广位做了吗?什么都他妈的没有,节目形式却他妈的改了快三遍了。事后大领导开会,还说《大事来了》还打算当一个IP来孵化,最终7集到现在我也没看到IP化的进度在哪里。我个人是觉得不说欧美风格的脱口秀,跟《暴走大事件》也应该类似,尽量以冠名或者口播,最多来点花式口播在适当的新闻或者梗的地方插入广告,这是能接受的形式。

我的强烈坚持下,或许也是真的无人接盘,也只好同意我继续做。

结尾

后期我也算是明白了,大概做这个也只是为了完成而完成而已。推广位再也不见了,选题会凑人也是无比艰难,索性我也不组织了,我都自己弄吧。每周的头等大事就是做节目,也并无太多的事情,准点上班准点下班我也算自在吧。

节目做的很痛苦,一方面是全靠蹭流量,每期节目就十几或者二十几播放量的问题。不过最痛苦的还是创作。现在来说我个人还是比较满意第3和4期,自此之后就没有太多的大新闻可以说,再加上创作似乎也陷入了瓶颈,脑袋空了的感觉。人生最崩溃的感觉就是写不出来东西,甚至连不好笑的梗都写不出来的感觉特别可怕。真的真的会想我操还是写不出来,我跳楼算了,那种压力巨大到我无法形容。你明知道72个小时之后就要拍了,但是你的有道云笔记里,一个字也没有那种极度焦虑的感觉。

不过还是有好消息吧,一个前同事去做内容创业了,需要一档脱口秀节目,邀请我有没有兴趣,如果要换工作的话一定要找他。我对自己并没有太大的信心,也只是谢谢好意。然后另一个前同事,也在创业,也力邀我过去,再加上一些现实情况,我也最终选择走吧!

最后一期节目结尾的那个小短片,真的是一边剪辑一边哭……唉

感想

大概是09-10年,看到柯南奥布莱恩接手《今夜秀》的时候,很幸运的YDY伊甸园字幕组,大概每周会选择一集来制作中文翻译版的,我就跟节日一样的每周等着看。我真的特别喜欢柯南或者是脱口秀主持人,在舞台上那种特别自如、自信的状态,并且可以让所有人都开心的那种感觉。大概会觉得特别的有成就感吧。

在一家不是做内容的公司做内容是比较难的,资源和投入都是不够的,不过总的来说还是不重视吧。不过也挺好,没太多人管,就少了很多事情。

其实有些时候心里会特别的不平衡,你会发现感觉做的不如你的,播放量也好评论也好,都比我好。比如某个号称是脱口秀的节目,就讲讲网络笑话,一个莫名其妙的短片,就这平均十万的播放量,几个粉丝群全部爆满,甚至评论也都是一片大好,各种夸赞纷至沓来。面对各种喷我的,我只能苦笑,实在是觉得我自己写干嘛,抄不就得了。甚至有些时候都觉得是不是做的真的不够好,不适合搞这个。如果我再努力一下,再努力一下是不是就会更好一些。

不过都过去了,新的征程马上就要开始了,为了生活还得继续……如果有机会,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希望能做节目吧。就当季播吧,万一三年之后又搞了一个节目呢,三年一季,一季7集……
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
*

沙发空缺中,还不快抢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