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】魔兽世界伤感故事“听说你曾来过”完整版:其实我一直陪在你左右

 (一)

  当沫沫纠结在WOW的人物建立页面长达两个小时之久后,终于下定决心,按下了进入游戏。

  北郡山谷,一个扎着马尾巴人类女牧师在阳光下登入。她好奇的进入这个从未来过来世界,满心欢喜。这个牧师就叫沫沫。她希望他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原来是她。

  对于一个完全没有网游经验的女生来说,这个游戏简单直比高数还头疼。虽然沫沫无数次在网吧里陪他看过这游戏机各种人物,副本和竞技场,但都只是一晃而过,沫沫唯一印象深刻的只是那游戏下那摆不下的技能。

  天啊,玩个游戏得记这么多东西,太痛苦了。沫沫对他说。

  但沫沫很快就反悔了,她发现在他生活中,WOW开始占的比重远远超过她。两个人出门超过一个小时,他就会全身不自在,像生怕错过了什么。晚上七点以一必定端坐在电脑前,带上耳机隔绝一切,包括沫沫。

  站好位。。。准备换坦,我倒数,三,二,一。。。我开大招了,治疗硬刷!妹的啊,搞毛啊!速度灭!

  每每听他对着耳机这样有些失控制大喊,沫沫感觉很害怕,好像他是在对她发脾气一样。

  加好加好,RUSH!百分之五,狂哄BOSS,不要管了,全力加好坦,过了啊。。。操啊!终于过了!

  沫沫能发觉当他每每通掉一个BOSS,那种兴奋和喜悦,是她无法感觉,也是他无法分享给她的。

  他常常对她说,WOW是一款很棒的游戏,有很宏大的故事背景。但他从来没有勉强过她来一起玩,因为他也总是说,就算沫沫这样的女生玩了这款游戏,也只是小白 一个,不如不玩。他的团队里全是大学同学加上游戏里认识的兄弟,没有女生。在他有点男人专制的看来,女人天生不是玩这种操作类游戏的料。

  沫沫不为了证明什么,也不想当天才。她对这个种种人物都看上去可怕甚至可恨的游戏并无太多兴趣。只因为他在这里,她只想有天突然出现在他面前,穿着一身自己努力得来的装备。沫沫每每偷想到他在游戏里看到她出现那种惊讶的场景,便是满心的兴奋。

  因为他是一名游戏中所说的坦克,一个在沫沫看来帅气的人类男骑士。她经常听他对耳机里说让治疗加好他。

  那么好吧,就让我来当这个治疗吧。只要我在,你就不会倒下。沫沫想到。

  她偷偷地加了他的好友,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一个人默默练着级。当他带领团队在HS,BT开荒奋战时,她还在西部荒野被鱼人怪和机器人追得满天飞。当他RAID 结束后,跟兄弟一起在竞技场冲分时,她却在暮色森林比自己高几级的BL守尸体,杀得她无力反抗,连逃的机会都没有。每在这里,她就在灵魂状态打开好友栏, 看看他在哪里,做些什么。鬼知道沫沫多少次按下悄悄话,想对他密语说,我是沫沫。。。可每每都还是删掉。

  我一定要自己练到70级,再出现。沫沫鼓励自己。

  他发现沫沫最近的不同,问她,你最近都干嘛呢,也不叫我出来吃饭逛街了。沫沫心里一紧,像说谎一样心慌:最近报了个外语班,晚上上课呢。说罢还心虚的看他的表情,生怕被他看穿。末了还不放心的加一句:你不是晚上总要上游戏么,正好你可以玩游戏,我上课,双休再找你陪我。

  这样算是一种放纵么?他安心的在游戏上花费了更多时间。以至于沫沫不主动找他,他都不会再出现。沫沫有些难过,但她还是希望能在游戏里陪着他,这也算另一种方式吧?

  沫沫升级实在是太慢了,慢到他的团队从开荒到碾压,她还没有满级。那已经是TBC的末期,也正是他们即将毕业的时候。沫沫一直坚定着一个想:陪他一起打一回副本,哪怕只有一回也好,她要做他身后的治疗,耳机里他会对她说,沫沫,你要刷好我啊。

  终于到69级,那是在纳格兰。沫沫特别喜欢这个地方,视野那么开阔,还有那么多不会主动攻击的黄名怪,没有什么遮挡,远远地看到部落也能跑掉。于是,她在这里从65级硬生生的打怪打到了69级。最后再有三个精英任务,她就可以升级了。

  这 个时候,她想到了他。沫沫希望他能来陪他一起完成这三个任务,见证她这一个多月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果。打开好友,赫然发现他也在纳格兰,沫沫心里砰砰直跳, 好像他一直在跟随着自己?不会这么有缘份吧?沫沫迅速地上了座骑,在纳格兰飞奔起来。心跳地速度越来越快,她没有想到,他们会在游戏里这样的遇见。

  头顶飞过两个绿名人物,沫沫鼠标划过,就是他!粉红色的职业名称她再也熟悉不过。她的心仿佛就要跳出来了,沫沫拼命地追着他的座骑。有点不知所措,生怕这时候停下来密他,他就会消失不见一样。

  但不一会,他和另一个绿名消失在飞往沙塔斯的空中。留下沫沫一人,和身后一群ADD的怪。

  好吧,这就是没有缘份吧。沫沫很沮丧。女生就是这样,总盼望着每一时每一刻都能发生美好和浪漫,哪怕有一点点的强求,也不是她们想要的结果。

  本来只要三个精英任务就可搞定的七十级,沫沫却用了三个小时来打怪。那时的她,跟所有小白一样,除了好友和密语,连组队频道都不会用。当全身金光一闪,沫沫兴奋得快要在计算机前跳起来。她打开好友列表,他却已经下线。

  (二)

  沙塔斯很热闹,来来往往的人不会注意到这里还有个一身绿色任务装,骑着大马的人类小牧师。沫沫不知道满级后应该做些什么,装备什么都不懂,她单纯的以为,这时的她,已经强力的可以进副本当一名治疗了。

  终于等到他上线,也是在沙塔斯。沫沫迫不及待地密过去:HI~却没料到他的回复是:暂离。

  暂离?沫沫又密他。许久,他回复过来一个:?沫沫终于在沙塔斯的银行门口看到他。可他的目标却是一名在他面前跳舞的人类女法师。

  小洛。沫沫看着这个名字,心里有点痛。她也早想过,在这么多人的游戏里,他一定会遇见异性。等等,也许这个人物角色是个女生,但并不代表他现实就会是个女生吧?沫沫乱想着。

  她呆呆地站在他旁边,没想到第一次游戏中的遇见会是这样。

  一个叫风筝的暗夜猎人跑到他们身边,打出白字聊天:你妹的,原来两个人又在这里谈情说爱。

  沫沫认得这个猎人,在现实中他们是同学。他们都知道他的女朋友是沫沫,可现在,他却在游戏里默认了这两个人的关系。原来他们都知道,只有我。只有我这个不玩游戏的人。

  沫沫的眼泪已经开始积出眼眶,她刚想下线,风筝却看到了她。目标在她身上停留了好一会,密过来一句:沫沫?

  不是。她回复道,迅速下线。

  (三)

  WOW 对沫沫的记忆于是停留在沙塔斯,临近毕业,他的团队也停止活动。在这个炎热的夏天,每一个人都会经历一次离别。他和沫沫说好了,一起留在这个城市,一起打拼,一起计划将来。。。沫沫的大四生涯全部为了这个目标在努力,当然也包括WOW。做为家中的独女,父母多少次的电话都让她泣不成声。

  我一定会努力赚钱把你们接过来!沫沫在电话里哭得不成人形的对妈妈说。

  可他没有像沫沫这样坚持。他告诉沫沫,他的父母为他在老家安排了一份比这里更好的工作,他决定先回老家。沫沫没有哭,没有觉得失望,只是在那一瞬间很悲观的认为,原来他们的感情是比不上实际生活中那每月多出来的一千块钱。

  他再对沫沫说的一些承诺,沫沫已经不想放在心上了。越有希望,越是失望。放不下的,只是这大学几年纯纯的感情。这种爱情,也许工作后就不复存在了吧?这是沫沫不想死心的最后一点理由。

  沫沫选择留下,留在这个已经没有他的城市里独自生活。

  8月底,沫沫从他那听到,说开80级了。他们不咸不淡地在QQ上偶尔联系,偶尔说句我想你,谁也没有把那句话最终说出口。他说,他现在又开始玩WOW了。她想起那个孤单的小牧师。每天的按部就班工作之外,唯一能陪沫沫的,只有她了吧?

  买台新计算机,下载客户端。登录。几个月没上游戏,感觉离开了很久。

  沫沫看到好友名单中的他已经72级了,在一个她听都没有听过的地方。沫沫忽然想起了什么,在添加好友一栏里写上:小洛。

  那一刻,沫沫的心掉到地上碎成无数片。果然,他们在同一个地区。

  女生的敏感是与生具来的吗?

  沫沫咬紧牙没有让眼泪再次回为这个角色掉下来。原来,这个虚幻世界里的小洛,比我陪你更多。也许在他上游戏的那一刻,他脑子里只有小洛吧。

  米奈希尔港口的船只,你将带我去一个未知的世界。可他在那里,为什么还是会这么想呢。。。沫沫想着。

  沫沫?再次有人密语。沫沫一看,竟然是风筝。

  风筝邀请你参加组队。

  沫沫选择了接受。原来,他们在同一条船上,同样是70级。

  风筝不再问她是不是沫沫,只是在组队中说道,你这个装备,去北极练级很辛苦的啊。

  沫沫没有说话,只是望着船只外的大海。我们有个小公会,来一起玩吧,正好差治疗职业呢,到时候十个人可以一起下副本。风筝自言自语,并不在乎沫沫有没有理他。

  风筝邀请你加入THE ONE公会。

  沫沫知道,他也肯定在这个公会里。好吧,去看看他在的地方。

  公会新加一个成员,所有人都此起彼伏的问着好。沫沫?他在公会里打出这个字。原来他还是对自己很在意?沫沫心不知为何又开始猛跳。

  你有何想法?小洛在公会频道里问。顿时,又是一阵哄笑。

  他说:没啥,收保护费呗。是妹子就免了,呵呵。我敢有啥想法啊。

  风筝在对你跳舞。

  风筝看着你流出了口水。

  风筝感觉到很饿,他想从你身上找点什么吃的。

  风筝看着你微笑。

  风筝在嘲笑你的无知。

  。。。。。。

  一直这么刷频,刷到公会频道什么也看不见。

  当踏上北极的那刻,沫沫离开了队伍。她不想是一个难过的让人同情况身份出现在这个游戏里。不论风筝是不是知道她就是真实的沫沫,她选择沉默,也不承认。

  我只是游戏里的沫沫。

  (四)

  沫沫一点也不喜欢北极,这里的亡灵怪实在是太多太多了。可偏偏这BLZ设计的就是亡灵天灾的大本营剧情。回想起当初在地球练级时去到西瘟疫之地,那个悔恨岭的怪物让沫沫浑身毛骨悚然撒腿就跑,宁愿一路拖尸体不远万里的去费伍德那边练级。

  72级接任务去暮冬要塞,初到龙骨荒野,那一片冰晶的白雪树木让沫沫以为这里会是另一个童话世界。结果却沿路跑进了NAXX下面的怪物堆里。

  我的神啊,这么多怪。沫沫还没有发完感叹,便释放跑尸。再复活,又是一堆怪上来OOXX。再复活,再死。。。再复活。。。已经长达2分钟CD。

  沫沫习惯的在这个时候打开好友列表,看到他已经75级,奋战在灰熊丘陵。沫沫这个时候突然很希望他能陪在自己身边,便密了过去:能过来帮下我吗,我正好死在怪堆里了。

  他很快回复:恩。接受组队。

  当沫沫再复活时,他正踩着奉献,地上一片金光。怪物有点多,打完时,他的血条已经见红。

  沫沫站在那里看着他,他说:加一口。

  。。。

  加一口,我没面包了。他又说。

  啊?

  沫沫完全不记得自己是个MS,除了打怪以外,她是可以治疗的。当初给他刷血的豪情壮志早忘到天边上去了。

  我。。。。。。他无奈的打字。把你的法术书打开,把神圣天赋的治疗技能拖出来。。。。。。

  目标对准他,按下一个快速治疗。血回了一半。沫沫心里有点别样感觉。是一种踏实还是一种满足?

  血回好,他说:我们一起做任务吧,去灰熊,你在那也能接任务,我也刚去,正好同步。

  沫沫找不到啥理由可以说不。上马,跟随。

  你不用打怪,随便加两口。物品你先捡。他在前面一边带路一边说。

  看着他的背影,沫沫突然有种回到最初的感动。好希望这样陪他一直跑下去,哪怕只是在游戏里。

  两人一路无语的做任务,打怪。沫沫心里一直在纠结着要不要尝试着告诉他,她就是沫沫,现实中的沫沫。他一直很沉默,也许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,只不过是公会里一个新来的小白罢了。

  小洛上线了。

  小洛加入了队伍。

  小洛:啊,你都做到灰熊了,我龙骨后面几个精英任务没做呢。

  他:谁叫你上来这么晚的。再陪你做就是了。

  小洛:那你先陪我做了呗,正好做完我们再去灰熊。

  他:等会,我们在这交了任务就过来。沫沫,我去龙骨了。

  沫沫:哦,你去吧。

  沫沫离开了队伍。面对着阿鲁高,沫沫突然觉得心被什么刺穿了,很痛很痛。他选择在这里离开她,放弃这个精英任务,去陪她做那些他早做过的。

  他并不知道我是沫沫,他如果知道的话,他会留下来陪我打掉这个精英怪吗。

  沫沫对着这个三人的精英阿鲁高施放:痛。阿鲁高身边的小怪一涌而上,将沫沫淹没。看着自己的血条就这么一点一点少了下去。沫沫却完全不想逃。如果能对怪身上释放我内心的痛,是不是会秒掉这个精英?沫沫一边哭一边想着。

  公会频道里,他说:有没有人在灰熊的?跟沫沫组个队,打那个狼人精英。

  沫沫刚想打字说不用。就跳出了风筝邀请你组队的提示。

  拒绝,再组,再拒绝,再组。。。

  沫沫在这里发了疯一样重复打着阿鲁高,每每都是放了两个技能就被一涌而上的小怪秒掉。沫沫还幻想着,他会回来帮自己完成这个任务的,当自己被怪围住,他会冲出来踩上一个奉献,不让她再被怪OOXX。

  突然,一只白熊冲出来,将快把沫沫打死的小怪全部引开。

  风筝在背后打出长长的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结果是两人一起释放跑尸体。

  沫沫:你不能单挑么,真水。

  风筝:我X,你不看看我多少级,我是一路拖尸体过来的,还单挑。

  沫沫将目标从阿鲁高转到风筝身上,71级的LR。此时沫沫已经快75级了。

  沫沫:那你过来干嘛?一样打不过。

  风筝:你白得快透明了吧,不会再找几个人一起做啊?

  再组上一个坦,三人稳稳打掉这个虐了沫沫一万遍的精英。还跳出一个成就,完成灰熊75个任务。成就跳出来后,他在会里问:你两把那怪杀掉了?

  风筝:必须的,看哥风骚的操作!大家一致喷到:鬼才信,你看那怪都是XX级别的,吹牛也不吹得靠谱点。

  也就在此时,小洛也跳出成就,完成龙骨130个任务。

  沫沫知道她身边有他陪着,要不,这个成就,应该是他陪着沫沫一起完成的。

  (五)

  沫沫终于在风暴峭壁完成80级最后一个任务时,他已经在刷五人的英雄本攒牌子。在这练级的期间,沫沫开始尝试着用治疗下副本,从开始连技能都不知道对着谁 放,第一波小怪就让T交完大技能,到后来勉强应付普通场面,清一波怪回一次蓝,再到后来轻松应付各大同级副本。沫沫在牧师职业上花的心思,不比高考时候的 少。

  她永远记得第一回刷的那个坦也是个QS,第一波小怪,沫沫只知道在那里狂刷快速治疗,却并没有把目标对着坦,搞得坦在队里狂喷:你治疗玩个毛啊,会不会加?

  沫沫很委屈的想,再也不会让别人这样喷自己了。

  除了上班,吃饭,睡觉,沫沫全部心思都放在牧师的职业技能上。网上所有的攻略和牧师的贴子她都快能倒背如流,当初那个在选装备时不知道要敏捷好还是要力量好的小白牧师,已经永远停留在过去。

  沫沫自己不承认,但又没办法否认的是,她的这些努力,只为了和他在同一个副本里的时候,不会让他倒下。

  陆 陆续续公会里大多数人已经到了80级。公会开始25人的团队活动。他和另一个QS做为团里的主坦,而沫沫也被定位成一名神M。沫沫终于可以和他在出现在同一个副本里,为他加血。每次活动,沫沫的焦点目标一定会是他,沫沫所有的大技能一定是留给他的。可RL总会在语音里说,沫沫你负责补团,看好几队几队的 血,这让沫沫很郁闷。她一直希望,可以用戒律的天赋,来让RL分配她刷坦。

  每每BOSS倒下跳出成就那一刻,沫沫终于了解到当初他的那种心情和快乐。沫沫很后悔,为什么当初没有早一点来陪他玩这个游戏。如果当初我能陪他打遍每一个BOSS,也许我们还会在一起吧?沫沫会这样想到。

  每当活动散去沫沫想跟他聊点什么的时候,却发现他的目标却是停留在小洛的身上。沫沫只会选择下线,离开。

 (六)

  除了游戏里,沫沫和他在现实中已经完全没有了联系,曾经还在QQ上跳出的只字词组,现在已经是越来越少。就这样分开了么?女生不甘心的是没有一个明确的回答,一定要听到他亲口说出:我们分开吧。才会痛哭流涕的结束一段感情。

  哪怕是现在这样名存实亡的关系,沫沫在心底默认是没有分开。

  在单位同事问起,有男朋友吗?沫沫会微微一愣,然后心虚地说,有啊,不在这个城市呢。

  有时候沫沫会产生幻觉,和他究竟是在游戏里认识的,还是在现实中认识过的?

  公会打到HTOC,沫沫终于有机会用戒律天赋刷坦。但沫沫也同时第一回感觉到这个游戏的压力,当全团的成败集中在治疗的身上时候,沫沫会有点承受不了。特别 是小强,公会在这个BOSS上已经卡了一个CD,而且全是因为P3阶段的刺骨减员。她还习惯将他设成焦点目标,P3本应该刷两队刺骨的沫沫,却总是因为看 到他的血线紧张习惯性的刷一口导致刺骨刷不上来。

  团里有责怪的,也有鼓励的。沫沫每次看到团队里DPS那么高的伤害,特别是小洛,总能打到前三名时,就越发觉得自己的失败。幸好他不知道我是谁。。。沫沫很灰心的想。

  经常在开怪的时候他和小洛在团队里嘻戏打闹,小洛会说,OT了咋办。他说,你来试下,OT了直接X你X装备。每每这时,小洛会跟沫沫说,记得把灌注给我哦!沫沫这时会很羡慕小洛,不知道为什么。

  起码她还有能让他关注的地方,比方说她的仇恨,她的DPS,也许在她OT的时候,他会及时丢出一个保护。可沫沫做一个治疗,只能自己保护自己,刷好自己和队友的血。每次灭团跑尸体,她总会第一时间释放回来救起他,然后又看到他会第一时间救起小洛。。。

  沫沫有意无意在公会里问起他的情况,偷偷问别人小洛是不是他的女朋友?大家却都说不知道啊,只知道小洛是个妹子,在语音里说话又很好听。也许只是游戏里的那种关系吧。

  又是一个CD,照常公会活动。进组,沫沫发现竟然只有三个人,沫沫,风筝和他。风筝在和他团队里打字聊天。

  风筝:还有联系吗。

  他:就那样吧,没说啥了。

  风筝:你丫的也不说清楚?耗着?

  他:应该不用了吧,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,再突然说点什么,反而很奇怪,说不定人家现在过得好好的,已经开始新感情了呢。。。。。。

  团队里一片沉默,团员陆续进组,风筝的目标一直看着沫沫,好像在对她说:你肯定是沫沫,我早就知道你是了。

  可是又怎么样呢,只不过现在玩同一个游戏的关系罢了,关上计算机,还是陌生人而已。

  你知道么,你的网名跟我前女友的名字一样。他突然对沫沫密道。

  前女友,这三个字模糊了一切。是该放下了,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。只有自己还在这里傻傻的坚持,坚持什么呢。。。眼泪滴在键盘上,滑得按不下按键。

  你别介意啊,呵呵。他又密到。

  沫沫回复:不会。然后又打下几个字:那你现在的女朋友是小洛吗?刚想按下回车,却又删掉。

  应该与我无关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“虽然开始玩WOW的沫沫最终还是没有挽回她的男朋友,虽然他依然还是不知道她就是游戏里的沫沫,但是,上帝在关掉一扇门的同时,往往也打开了另一扇窗。。。”

  想要看前文的朋友们可以看这里:让人伤怀的魔兽心情文字:听说你曾经来过

  (七)

  不知道是第几回站在小强面前了,沫沫每次看到这个长得像史克朗的怪物就想自己先去死。RL每次都会告诉她,去哪里哪里看什么高端戒律M双飞的贴子,看别人的手法。只有沫沫自己心里清楚,只因自己的那个坏习惯,才拖累了整个团队。

  进P3,灭,跑尸体,救他起来。

  大家在YY都有些无语,RL已经沉默很久,沫沫生怕他会一时间爆发。只会听到语音里小洛说一句,大家加油哦,我们一定会过的。

  她确实比我好,起码她会让他开心。沫沫想到。

  RL在团里说,太晚了,打最后一次,大家提起精神来,努力努力过掉它!沫沫看了看时间,已经快深夜一点。她已经习惯这样的RAID生活,不在首自己明天是不是要起早床,为了多睡那两分钟而没时间吃早饭,再慌慌张张地赶公交车而狼狈不堪。

  在等大家复活加BUFF的空档。沫沫一边吃着鱼一边将他再次设成焦点。沫沫发现他的目标也在自己身上。开怪前,这是第一次他这样看着自己。沫沫有些心虚,怎么了?是在看我的装备吗?是在想我刷不起来是因为我的装备还是手法吗?

  你不用加我,加好中刺骨的。我会抗过去的。他密过来。原来他一直知道,自己在加他。

  沫沫突然觉得很讽刺,想起当初那个在北郡山谷用惩戒打野狼的小牧师,在阳光下蹦蹦跳跳一心只为了快点升级可以在RAID中治疗他的小牧师,想起当时她做任务 迷路,被守尸,被精英怪追,不知道怎么回城在野外傻站看着好友列表中,很想让他来救自己,却还是放弃的小牧师。这一切的努力,好像都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 话。

  风筝密过来:你妹的,刷好啊,我还等着装备呢!

  沫沫回过去:自己中了绷带!要装备自己单刷去!

  只有对风筝,她才会很肆无忌惮,才会露出自己像男生的那一面,不用太压抑,不用做作。

  沫沫又想起当初在学校,他和风筝还有一帮子兄弟,在网吧里趁夜鏖战,自己却只有在旁边无聊的打连连看。风筝会经常对她说,还不早点回去休息啊,天生本来就不丽质,再不后天好好保养保养?然后会给她拿来一瓶HELLOC,说,多补充点维C,丑得没法看了!

  当初的她,也是扎着一个马尾,蹦蹦跳跳的跟在他们屁股后面,像极了北郡山谷的小牧师。

  突然沫沫觉得很轻松。只不过是一个游戏么,我可以不是因为他来玩的。沫沫承认自己开始对WOW有了好感,她开始把自己当做游戏里的这个沫沫。

  我一定能刷好的。

  打出/CLEARFOCUS,界面变得清静了许多。沫沫将GRID放大了一点放在了正中间。开怪,打中虫,下地,跑冰。。。进P3.。。。原来让沫沫觉得压 抑的血线,这时反而变得安全了很多。盾A,盾B,快A,快B。。。其实不过一套机械的动作,沫沫早已经练习了千万次。不用再多余的看他一眼,他会抗过来 的。

  血线越来越低,越来越多的队友在倒下。RL在语音里爆发了:坚持啊,开技能啊!百分之三了!

  GRID上越来越多的灰名,沫沫在自己倒下前一刻将压制丢向了GRID上还仅存的一个DPS。

  我靠!语音里此起彼伏。团队里各种刷屏淹没了刚刚跳出的成就。沫沫躺在地上,看着自己面前终于躺下的大史克朗,感到游戏里付出的在这一瞬间已经得到回报。

  小洛向xxx抛出一个飞吻。

  XXX拥抱了小洛。

  他需要的,并不是一个在游戏里默默治疗他的人。当沫沫出现在这个游戏里,游戏里的小洛,已经占去了她的位置。不论是游戏还是现实,他身边,都已经没有沫沫的位置了。可就算是当初沫沫陪他一起游戏,他还会放弃那个工资比较多的工作而留下来陪她么。

  风筝想要复活你。

  沫沫很奇怪,你不是猎人么。

  风筝的宠物大白熊用屁股对准了沫沫:敢再白点么!我俩还真的来电了!

  沫沫:。。。

  风筝:你太黑了,一件我的装备都没有。

  沫沫:。。。

  风筝:你看我的熊,一件衣服都没得穿,不可怜么。

  沫沫:。。。

  风筝:原来你一直暗恋我啊,早说嘛,你不是个男的我就从了!

  沫沫:???

  风筝:你把压制最后丢给我了,原来你一直这么关注我啊,哈哈哈。

  沫沫:我*%$^,丢给你了?

  风筝:知道你会不承认的。丢给哥是明智的选择,看哥最后坚挺的射倒了小强!

  沫沫:早知道应该你俩一起去死!

  。。。

  许久,当大家喧闹的心情归复平静,风筝向沫沫发来一行密语:你努力过了,就行了。

  沫沫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,风筝却已经下线。

  (八)

  一切好像在这次的RAID后终于结束。沫沫发现自己因为WOW,已经很久没有睡过懒觉。狠狠地奖励自己一回,疯狂败家,再把自己多年的马尾变成了齐肩长发。

  再也没有登录过游戏,QQ群里她给RL留下了信息,说因为工作要AFK。风筝在QQ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告诉她,现在的WLK也很蛋疼,疼到大家的小号比TBC的还要多。

  他也偶尔会给沫沫在QQ群里说句话,你不玩了?开ICC等你回来之类。沫沫知道他又在陪小洛练新号,他玩了这么多年的QS,从来没有练过别的。可他却会为了游戏里的小洛,放弃QS,再练个也许他并不想玩的职业。

  这一点沫沫和他很像,他们都是只会专注一样东西的人。沫沫除了MS,不会也不想再去练别的职业。

  她常常在不经意的时刻回想起游戏里的沫沫,那个穿着一身蓝色T9,安静的在暴风城里下线的沫沫。

  又到过年的时候,沫沫回到家里过春节。父母问起她的近况,沫沫满口应着,很好很好。她从小就是个只报喜不报忧的女生,有那么一点倔强。年三十的晚上,妈妈拉着她的手说,沫沫,一个人辛苦的话就回家。

  她闷在被子里哭了很久,她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了。沫沫一个人在生活里支撑得太久了。

  她还是没有将分手的事情说出口。沫沫觉得这么认真的告诉父母,我和他分手了,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。她傻傻的为了他坚持在一个没有家的城市里,但他却放弃了。这叫沫沫如何说得出口。

  沫沫收到他的短信:在家过年吗?还好吗?沫沫回复到:新年快乐,一切都很好!你呢?

  他:很好,刚父母还问起你呢。

  沫沫:哦,代我向他们问好。你还在玩WOW吗?

  他:恩,怎么,你也想来玩?

  沫沫多想说,其实我一直在陪你玩,游戏里那个叫沫沫的牧师就是我。沫沫还是什么也没说。

  QQ群里很多人都更新的相片。他的,风筝的,小洛的。。。。。。沫沫看着小洛乖巧的笑,连叹气的都没有。他俩很配,他应该找这样一个小巧可爱的女生,不像自己,大大咧咧,当时公会里许多人都看不出来她竟然是个女生。

  沫沫的头像,只是一只傻不拉叽的企鹅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。

  假期结束,回到这个城市。沫沫对自己说,好好照顾自己,过两年就回家陪父母算了。当再有人问起沫沫有男朋友吗,沫沫会很自然地说:没有。于是为她张罗男朋友的人蜂拥而至,越来越多。

  不是不想找个人陪,只是沫沫总觉得,现实的爱情好像称斤论两,两人像一块肥猪肉放在那里给别人掂量。你看他,工作稳定,个子也好,挺配的。。。你俩收入差不多,他父母也是国企职工,门当户对。。。

  沫沫每听这些都很想笑,感觉自己就像那块肥猪肉,被人放在案板上翻来复去的掂量观察。

  不论他给沫沫留下的是什么样的伤痛,可起码最初的都是美好。大学里那只需要抬头的一眸,别的都不需要多讲,那样才能在沫沫的心里,称得上爱情。

  沫沫还会怀念起灰熊丘陵里跟在他身后的感觉,原来,在游戏里能这样陪着他真的很好。看着他一个审判上去奉献一踩,那感觉像极了沫沫所崇拜的英雄。

  她也会怀念在TOC里,他总是抗怪到最后倒下。沫沫总会在自己还有一丝血的时候将翅膀丢给他,然后自己变成洁白的天使,在他背后拼命的刷最后十五秒。沫沫还记得当时很多人让她不要点出这个守护圣灵的天赋,可她还是固执的坚持。

  现在都过去了,沫沫已经回到了现实的世界。

  风筝在自己的QQ空间里放上了截图,沫沫看到,鼻子又是酸酸的。图上暴风城银行门口,一个人类女牧师坐在那里,那正是沫沫准备下线前的场景,身后还站着一个暗夜精灵LR。沫沫并不知道,风筝也在。

  图片下面写着,我会在这里等你上线。

  沫沫又打开了客户端,登录上游戏。

  风筝第一时间发来: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他也密到:回来啦?

  沫沫都回复了一声恩。

  公会里还是那么热闹,大家都在讨论开ICC的事情。RL看到沫沫上线,问她:回来参加活动么,25人团留个你位置。

  不了。沫沫回道,我只是上来看看,跟大家打个招呼。

  RL:哦,那好吧。风筝那丫的也不玩了,这得招个MS和远程啊。

  沫沫密风筝:你也AFK了?

  风筝:恩,你不在,没心思玩了。

  沫沫:。。。。。。敢说真话不?

  风筝:是真的,哈哈。换到XX市工作了,忙不过来。

  沫沫:我这?你当时毕业不是回XX了吗?

  风筝:哦~终于承认了吧,你就是沫沫~~~

  沫沫脸上一阵发烫,虽然对方早知道自己就是沫沫,但还是感觉这样被戳穿很丢脸。

  沫沫:额。。。好吧。。。为什么回来啊?

  风筝:女朋友闹得不行,说再不回来就分手。正好这里有个对口的单位,就来了。

  沫沫:恩,那挺好。能在一起了。

  风筝:你会不会很伤心,发现原来我是个有主的人?

  沫沫: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想想当年学校里风筝好像还是很受女生欢迎的,但还真没留意过他的那个女朋友。当年嘻皮笑脸总是嫌她丑的在男孩,如今都已经成双成对。

  再次下线,沫沫不知道何时还能再上,再也没有上她上线的理由。

  (九)

  风筝来到这个城市后,和沫沫联系得多起来。老同学中,只有他俩在一个城市里打拼。这份唯一的熟悉让沫沫起码觉得在这个城市里,她不那么孤单。

  风筝也偶尔叫沫沫出来玩,一群人唱K,吃宵夜,泡吧。都是风筝一伙的同事,里面不乏求交往的单身男。沫沫总觉得风筝是故意的,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可怜,想起过往,风筝会很同情她,所以想帮她牵红线搭桥呢。。。

  沫沫,原来你也玩WOW啊,我也在玩哦。你哪个区?我去找你玩,我们一起练?

  原来美女练的是MS啊,我最喜欢MS了,正好我是个防Q,咱俩一块最搭了~

  风筝的朋友总是这样起哄。

  FQ,沫沫听着心理总会想起他。这个职业的名称好像已经只专属他一个人。心里还是有些痛,总会忍不住想起,现在他,还在游戏里陪小洛吗?

  风筝曾经问过沫沫,为什么不在游戏里告诉他,你为了他来玩这个游戏,你陪他在这个游戏里陪了那么久?为什么不去争取一份本来属于自己的感情?

  沫沫摇摇头。男生永远不会理解女生的想法。沫沫想要的是全部,不论是现实还是游戏。就算她冲到他面前,告诉小洛说:我是他真正的女朋友又能如何?现实中他都已经在开始放下,游戏里再争取回来又有何用呢?

  如果他真的爱沫沫,他这么想在游戏里有人陪他,他一定会跟沫沫说,你来陪我玩这个游戏吧,我带你。只要当时他说出口,即使WOW再难再丑再不感兴趣,沫沫也一定会心甘情愿的陪他一起玩。

  现在说这些,实在太晚。在不经意间,我们总在错过。

  就算没有小洛,也会出现别人。

  沫沫回过头问风筝,你不是说过一句话吗,至少你努力过。我知道,你说的就是现实中的我,对吗。

  风筝说,可他并不知道。

  还有知道的必要吗。时间总会带走一切,幸福,或者悲伤。

  开ICC了,沫沫会在QQ群里看到有关他的一切。他依旧还在玩FQ,过哪个BOSS了,哪个BOSS灭惨了。RL给沫沫留的一句话让沫沫很欣慰:再也找不到像你这样的MS了,泪奔~

  许久没有在QQ上联系的他,突然发来一句话:听说你也来玩过WOW?

  沫沫愣住了,不知道怎么说。隔了这么久突然被他问起,有点不知所措。是风筝那家伙告诉他的?太没意思了吧,八婆!

  他又发来消息: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?

  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掉下来。来了为什么不告诉你?当初在沙塔斯的那个小MS,满心欢喜的奔向你,第一时间密给你。可你什么也不知道。。。沫沫觉得这么久的委屈,终于可以发泄出来。

  沫沫什么也没有回给他。下载补丁,登录,游戏里的沫沫还在暴风城里安静的坐着。

  翻出好友列表,向他发出组队邀请。沫沫炉石回达拉然,再飞往灰熊丘陵。只有这块地图,才有他俩一起的影子,其它的地方,全是沫沫的孤单。

  他在游戏里问沫沫:你是沫沫吗?

  沫沫只说:你到我这来。

  在灰熊丘陵的湖边,沫沫截下了和他站在一起的图片。沫沫拥抱了XXX,沫沫下线了。

  沫沫永远等不到他在游戏里给她的一个拥抱或是亲吻了。在QQ上,将这张仅有的两人图片传给了他。

  两边都是沉默。沫沫把这么久以来的眼泪,一并还给了他。

  (十)

  心里空出来一块,沫沫不知道用什么来填满它。

  每当下班后,沫沫会习惯性的打开计算机,进放收藏夹里那个有关WOW的网站,看看有关MS的贴子。这已经成了她生活中的习惯,而游戏里的沫沫,仿佛已经是她身体的一部份。

  沫沫很想念游戏里的牧师,可沫沫不愿意再回到那个有他的地方。漫天布地的CTM消息让沫沫心一横,去台服!

  一边下载着客户端,一边打电话给风筝:我去台服玩的,你呢?

  风筝一口水没从电话里喷出来:还玩?你多大了?

  沫沫:不玩拉倒,我自己玩。

  风筝问:还练你的小破MS啊。

  是啊,我只玩MS。沫沫说。其实她也只会玩MS了。

  风筝:哥陪女朋友的时间都不够了,哪有时间玩游戏。唉,应该给你找个婆家了!

  终于下好了客户端,登录。沫沫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血精灵,她觉得最好看的人物角色。当初为他玩WOW的时候,沫沫就很喜欢血精灵。只因为他是联盟,沫沫只有选了一个还算可以的人类。

  再次在人物界面纠结了二个小时,终于登入。

  银松森林的魔法世界又多了一个叫沫沫的血精灵牧师。沫沫将她的新角色发给风筝看,风筝还是只回复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知道沫沫又开始玩WOW后,风筝明显联系的次数少多了。沫沫只会在他的QQ签名上看他写:女人啊,真是搞不懂!

  沫沫同一路拖尸,磨啊磨的练级,再次来到了这个灰熊丘陵,再次跟着任务线来到了阿鲁高的面前。沫沫在犹豫着要不要风骚的单刷试试?猥琐的躲在角落里看着网上任务单刷的贴子,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劈头上去就是一个痛开怪的沫沫。

  站好位置,触-瘟疫-痛。。。小怪围上OOXX。。。杀小怪。。。被控制。。。跑尸体。

  网上写的一点用都没有!沫沫纠结的一边喝水一边看着阿鲁高。在这里做完任务她可以76级了,就能接索拉查的任务。她实在不愿意去祖达克那个天灾巨魔肆虐的地图受罪。

  无奈的再次开怪,再次被围。沫沫在这个时候想起了风筝的那只白熊,扭动着大屁股一巴掌把所有怪拉开。沫沫经常说这熊除了白点一点都不好看,可此时的沫沫却格外的想念它。

  快挂了!沫沫准备放弃反抗,果断释放。却突然发现自己不掉血了,周围有一片金光闪闪–那是QS踩的奉献!沫沫有些吃惊,点着那个人的头像–一个85级的血精灵男QS,名字叫专属一人。

  快回血,进队。那人打着白字,一边拉怪一边邀请她组队。这个场景似曾相识,对了,沫沫曾在脑海里幻想过这样的画面。沫沫有些紧张,是他吗。。。。。。

  阿鲁高再次悲惨的倒下,交任务,升级。

  沫沫:谢谢你啊。。。

  专属一人:就知道你会在这里死来死去的

  沫沫:啊?沫沫脑子有点乱,是不是他啊。。。可还是不自觉的打出:风筝?

  专属一人:除了哥,还会有别人么。

  沫沫:。。。。。。你不是说你不玩么,你都85级了。。。。。。

  专属一人:没办法啊,你们女人不知道怎么想的。女朋友闹死闹活要来玩,我只有练个强力点的陪她了

  沫沫:哦。。。。。。

  沫沫再一次嫉妒了,上次这样的嫉妒,是对小洛。

  沫沫很郁闷,别的女生玩就能有人陪着,自己却总在怪堆里死去活来。真是不公平啊不公平。

  沫沫离开了队伍。沫沫心情很低落的往索拉查飞去,真有种想删号AFK的冲动。

  专属一人邀请你加入公会:THE ONE

  曾经的公会。。。沫沫很没有志气的点了接受。进去一看,无语,就两个人?其余不在线的全是一级小号,这是什么公会啊。。。。。。

  你女朋友呢?沫沫在公会里问。

  专属一人:这不刚来吗?

  在风筝的QQ空间里更新了两张图片,一张是沫沫发给风筝的那张一级血精灵牧师图片,另一张则是一个一级血精灵男QS在同样地点的截图。图片下面写着:专属一人,为了女朋友内牛满面的再次回WOW。

  (完结)
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
*

沙发空缺中,还不快抢~